霍金来访中国霍金热现象的背后

霍金来访中国霍金热现象的背后

2002年8月9号晚上9点整,科学巨匠史蒂芬.霍金从上海浦东机场,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驶抵达杭州。整个杭州为之轰动,人们争着花高价购买霍金报告门票。(虽然浙大是尊重霍金的,演讲票是免费的,可是在会场外面,一张演讲票仍然被炒到400-500元。)然而8月15日,在浙江大学举行的公众演讲会上,却有人呼呼大睡,有人交头接耳。对此你有什么感想?
霍金热现象之一:
北京8月18 日霍金北上,“霍金热”跟着到了京城。这位“轮椅上的爱因斯坦”继在杭州演讲后,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再次向2000多位首都听众做了题为“膜的新奇世界”的公众演讲,用他孱弱的3根手指为听众“描绘出”他大脑中美妙的多维宇宙。
霍金的理论确实是高深而难懂的,虽然他做了精心准备,且尽可能采用通俗的语言和事例,但听众想要跟上科学巨人的思想节奏,还是觉得困难重重。按照霍金自己的说法:能够读懂《时间简史》的人,至少可以拿物理学博士听不懂似乎并没有影响人们与这位科学奇才“亲密接触”的热情。原定下午3:00开始,但记者于2:10赶到会场时,入口处早已排起了长队,足有300米长。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的陶跃刚博士带着即将就读小学五年级的女儿排在最前,他们中午12:00就从家里赶来了。陶博士说,主要是让女儿感受一下科学的氛围。据观察,家长带着孩子或同学结伴来的几乎占了听众人数的2/3。
在长达80分钟的报告中,整个演讲大厅鸦雀无声,能够清晰地听到霍金用手指触摸语音合成器按钮的“滴”、“滴”声。会场外售书点上霍金的名著《时间简史》和《果壳中的宇宙》特别好销,不到2小时就售出了300多套。
霍金热现象之二:
据新华社北京8月18日电(记者邹声文 张景勇)尽管很多人无法透彻理解霍金的理论,甚至根本听不懂他的报告,但并不妨碍他成为“明星”。“追星族”为求一张霍金公众报告的门票,心甘情愿花天价购买;科技记者为挖得有关霍金的独家新闻,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然而,“霍金热”中的一些现象也让我们担忧。在1小时的报告中,有人呼呼大睡,有人中途退场,更有人交头接耳,卖弄读过的霍金“秘史”。在他们眼中,“霍金热”是一种娱乐,更是一种“附庸风雅”的谈资。霍金一走,他们的内心马上又会被别的明星、别的“猛料”所淹没。

霍金热现象之三:
霍金在京亮相的第一个早晨就显得非常疲惫,或许还有些尴尬。在十几架相机和摄像机前,他几乎一直未睁开双眼。尽管工作人员一直在劝阻:“霍金不喜欢在他状态不佳时被拍照”,但这位轮椅上的大师并未得到所有人的体谅。
霍金来了,这是一辆由“残联”提供的特殊汽车,里面装有供轮椅上下的升降架。所有的摄像机都凑了上去,这时,一位中方工作人员上前劝阻:“请尊重霍金,他不喜欢在被抬下车时拍照,请大家配合。”
但这一建议并未被尊重。在众多摄像机前,霍金的嘴角不自然地动了一下,也许他很想作个礼貌的表情,或说些什么,但失败了。他喉咙下的血红的小孔(动手术时留下的洞)暴露在镜头前。他微微地睁开眼,无奈地看了看众人,又无奈地闭上。霍金其实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在没有戴眼镜时,在状态不理想时,他不愿在公众面前亮相。但这一次,他的体面被侵犯了。“请尊重霍金!”工作人员一边高声劝阻摄像者,一边护送霍金入场。
霍金重访中国,媒体如影随形,从霍金下飞机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到下榻的杭州香格里拉饭店,从他参加的弦理论会场,到他游览的杭州河坊古街,霍金的衣食住行甚至“一颦一笑”,都成为媒体的“焦点”。
霍金的一切都是新闻,这是国外同行的论断。重访中国,霍金更像是他老乡贝克汉姆那样的“时尚人物”,而真正的科学家身份,显然在众多耀眼的闪光灯之下消退了。

香港《时报》10月30日文章“切不可捧杀英雄”
杨利伟成为中国第一位太空人之后,海内外的新闻媒介掀起了一股狂热歌颂英雄的热浪……但是,翻开新闻媒介来看,不由不为英雄担心起来:许多八杆子拉不着的事情,都堂而皇之地上了报纸。杨利伟的夫人是什么学校的老师?长得如何清秀?她和杨利伟是怎样恋爱的?“我给杨利伟当媒人”;连他家乡出产的大白梨,都成了“杨利伟”牌儿的。……北京的一些新闻媒介,整天围着杨利伟8岁的儿子杨宁康采访,让他发表讲话……登天揽月是我们民族几千年的愿望,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航天英雄,难道真舍得让这朵还需要绽放的花,有损伤的痕迹吗?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